辣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章节目录 第714章 太初御剑,御雷神炎【和求订阅和月票】

章节目录 第714章 太初御剑,御雷神炎【和求订阅和月票】

 热门推荐:
    (),

    看到那一幅壁画的时候,苏离的眼睛也不由微微眯了一下。

    他越是想要回避,似乎越是无法回避。

    仿佛永远都是在不经意之间,就会触发到那些被他所忽视掉的禁忌因果。

    眼下,苏离蕴含三千大道之命运因果、轮回时间以及半成体的大宏愿术,可谓是汇聚三千大道前五。

    再以他强大的‘非惯性’问心之道,不可能轻易被卷入因果囚笼之中。

    那么眼前的这一切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这个地方本身,就一定和华太初有所牵连。

    若非如此,为何苏盘古知晓华太初,为什么苏鸿钧和那苏星曌等一行苏家上层都知晓华太初?

    便是那林天炎都能开口闭口提及华太初,那是为何?

    只因,这个地方可能有埋葬与华太初相关的过去。

    因果便是如此,若非是刻意去探寻,反而因果砸头——都直接呈现在了眼前,那就是水到渠成了。

    即便是没有水到渠成,那也可以接触一部分了。

    这并不是苏离为了这样的因果而来,而是在这样的层次上,这一份巨大的因果主动的呈现了出来。

    这一方黑暗深渊巨大而又广袤,更是深邃悠远之极。

    无论从什么地方来,忽然在这样的地方看到这样一幅壁画的可能性其实并不大!

    可是眼下却看到了。

    而且看到这一幅画的时候,苏离首先想到的并不是因为,而是画中的华太初太英俊了!

    这种英俊的容貌甚至让苏离觉得熟悉——那种熟悉……

    苏离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云青萱,想到了云青鸿!

    太初时代。

    太初时代是什么时代?

    太初时代就是两万年前。

    这是一个无比核心的年代。

    那么,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云青萱的档案信息是什么?

    “浅蓝,调出云青萱曾经被我记录在案的信息以及变化的信息,以及云青鸿的信息。”

    苏离心中沉吟,随即直接在心中吩咐浅蓝小精灵道。

    因为在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所有记忆都被暂时斩出了,只留下了一些重要信息。

    所以相关的数据,苏离都是留在了系统之中的。

    如今通过系统,浅蓝小精灵立刻将其调出来了。

    随后,苏离仔细观看了起来。

    最开始的云青萱的属性是:

    【云青萱:女,26岁。

    境界:金丹境九重后期。

    元婴:灵婴3星。

    天赋:云雷图腾

    体质:云雷灵体

    命格:诸事皆宜,一帆风顺。】

    其后的云青萱在化凡之后的属性是:

    云青萱(公乘芸萱),女,20026岁。

    境界:婴变境九重圆满【化凡一源(二源蜕变渐进中),造化一道。】

    元婴:圣婴9星(造化蜕变进行中)。

    天赋:云雷无极,天枢雷劫,造化无双,天枢化凡,万道化云,惊雷九霄,???

    体质:云雷造化体(渐进中),???

    命格:诸事皆宜,一帆风顺,???

    而云青鸿最开始的属性是:

    【云青鸿:男,25岁。

    境界:金丹境八重后期。

    天赋:炎雷图腾(灵级8星),气机妙运(玄级3星——持续下降中)。

    体质:炎雷灵体(灵级9星)。

    命格:即将殒落……】

    然后,那云青鸿后面就死了。

    之后有个复制云青萱属性的特殊存在出现过,名为离暮雪。

    其当时的属性为:

    【离暮雪:女,26岁。

    境界:元境境三重后期。

    元婴:灵婴6星。

    天赋:云雷图腾,紫气浩然。

    体质:云雷灵体,紫气灵体。

    命格:诸事皆宜,一帆风顺。

    ……】

    苏离将和云青萱、云青鸿甚至包括当初的云启明、公乘青蝶的某些属性全部的调取了出来。

    其所有的属性之中,必定有云雷!必定有火焰!

    就是说,无论他们的形态、存在形式等如何变化,核心的‘云雷’是从来没有变化的。

    而雷对应的就是这一次雷罚之中的雷之本源。

    同时,这一次的雷罚本源凝聚之后,苏离自身的青龙血脉得以激活,沉淀了出来。

    四圣兽之青龙血脉凝聚了出来。

    很自然的蜕变了出来,没有任何征兆。

    青龙,雷炎。

    御雷神篇。

    那么这些组合起来是什么?

    “御雷神炎剑道?”

    苏离心中一沉,随即调出了系统任务记录。

    【叮——系统任务发布:祖雷因果,大宏愿术,以及御雷神篇。】

    【任务说明:苏家已经蠢蠢欲动在即,即将有信息传来,召唤苏人皇回祖地祭祀,并显化苏家血统威凛为正统皇族血脉。】

    【任务说明二:请前往苏家祖地雷池,寻找雷池因果并凝聚‘御雷神篇’因果,汇聚御雷道统,以增强地府审判之力。】

    【任务奖励:可获得《御雷神篇》之《御雷神炎剑道》,可累积‘大宏愿术’进程。进程视完成程度发放。】

    苏离默默的看向了虚空之中那华太初的画中人影。

    那是一个带着几分忧郁神色的男子。

    他的眼神悲绝,似隐藏着生命之中最大的悲哀与不幸。

    同时,他的眼神也是一种剑道般的眼神。

    很难以形容这样的眼神所忧郁还是希望破碎的眼神。

    但苏离非常清楚,这样的眼神和气质作用在剑道上,一个呼吸就能将他秒了。

    有些人的强,真的就是不需要去诠释什么。

    甚至,哪怕是他看起来病恹恹的,都会令人毛骨悚然。

    要么不出手。

    一旦出手,敌人就已经死了。

    这样的一个人,让苏离不由想到了李寻欢。

    似乎,这华太初就像是一个类似于李寻欢一样的人物。

    但是李寻欢很多因果都是他自己造的。

    可这华太初呢?

    也会是如此么?

    “浅蓝小宝宝,这是要硬接华太初的因果吗?”

    苏离略微沉吟,还是开口询问道。

    这份因果有点儿可怕。

    而其对应的剑道,更是让苏离有些毛骨悚然。

    他觉得这传承有点儿烫手,甚至是烫仙魂、烫神识!

    浅蓝小精灵略微思索,道:“主人莫要担心,这也未必是应对这份因果,先看看再说。”

    苏离沉吟道:“系统任务……不是小宝宝你发布的么?”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小宝宝只是辅助小精灵,木有资格发布任务呢,只是相当于一个引导者啦。”

    苏离道:“那么,你怎么看?”

    浅蓝小精灵微微歪着头,思索了一下,才认真道:“主人,小宝宝觉得,既然有任务出现了,多半就是有一部分的因果,也同时说明,主人的累积应该是达到了要求。

    但是主人既然本身觉得惊悚或者是不安,就可以适当的放低完成任务的要求就行了。

    并不一定非得要完美的完成任务,任务本身的合格与否的一种评判,只是理论上主人应该可以达到的一种层次,但是现实之中是否达到或者是超标,或者是考核本身超标,都并不是绝对的。

    总体来说,信息差并不会太大,但是也一定会存在!

    就像是之前的大因果术——系统在对于‘大因果术’的累积方案上,也提及了诸多的可能而并不是绝对,不是吗?”

    苏离微微点头,道:“的确如此。也正是因为惯性思维的可怕,这种牵引无时无刻都存在着,所以我才有诸多顾忌。

    这并非是无法放开,而是不想去做无所谓的挣扎和折腾,以卵击石未必一定是卵破碎,但是绝大部分的概率不可能是石头破碎。

    所以这般事情,有时候就应该避免。”

    苏离沉吟,又看了那华太初的画像一眼,道:“那云万初——乃是云青萱和云青鸿的领养之人对吧?”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之前搜索的信息是如此。”

    苏离道:“云青萱和云青鸿的云姓,来自于云氏古族对吧?”

    浅蓝小精灵道:“是的呢,主人。”

    苏离道:“华九耀以及天蛛姥姥曾经提及过,天魔宫的命名规则是什么?”

    浅蓝小精灵推衍了片刻,调集了许多的信息之后,才呈现出了这样一方信息,道:“主人,这一份信息来自于华九耀和天蛛姥姥的风流往事,记载于倩女世界的某场因果之中,具体是由‘她’提供而来的。”

    浅蓝小精灵说着,浅蓝小精灵又道:“可以确定的是,天魔宫的祖地乃是‘洪荒皇族之华夏’,所以都以‘华’为姓。而这个姓氏,平时一般作为大妖都不显示,所以天魔宫的诸多魔族都是以‘云族’为种族,姓氏为‘云’,这就是云氏古族的来历。”

    苏离沉吟道:“所以实际上云青萱的名字应该是‘华云萱’,和公乘‘芸萱’的名字其实后面是一样的对吧?所以云青鸿就是‘华云鸿’。所以云万初就是……华万初?但如今我几乎可以确定的是,云万初就是镇魂殿的风晗,搞到《八九玄功》之后这人就消失了,到处都找不到了。

    这样的人,其是胡辰的可能性更高,而不可能是华太初,也不太可能是和华太初相关的存在——反而最初的那个死了的‘云徳初’,可能真就有可能和华太初有一些因果。

    可惜,这云万初的事情,目前也无法搜寻了。这人——的的确确特别能跳。”

    浅蓝小精灵道:“主人,因为如今和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已经完全成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所以曾经的并不能往如今的世界的因果上面配套,这也是惯性思维。”

    苏离道:“我知道,我就是用这惯性思维套一套看看,看看能不能解答一些因果,如果连这样都一点儿东西都套不出来,那就不必要再去联想了。

    因为连原本的痕迹组合起来都找不到答案,那么连痕迹都没有的情况下,也一定不会有答案。

    既然如此,那也就没有必要寻找答案了。

    那么,尝试着累积大宏愿、累积御雷神篇之御雷神炎剑道了。

    那么,这御雷神炎剑道到底是什么剑道,以单独的剑道形成功法么?”

    浅蓝小精灵道:“具体浅蓝小宝宝还不清楚呢,但是一定是非常强大的功法——主人您要明白一点,并不是所谓的洪荒皇族或者是神话体系里命令的功法就一定更强的。

    反而是如同华秋道这样的真正活了几千年的道士创造出来的实实在在的功法,那才是威力惊人的。

    这其中的意义,主人能明白吗?”

    苏离沉吟道;“当然,就像是师父华秋道的术法,看似只是小术法,在这里却堪比三千大道的威力。

    实际上这些就是核心的传承和功法,而洪荒神话体系里的功法固然非常强,但是‘虚’了一些,那终究是通过类似于‘信仰’和‘信念’凝聚出来的功法,过于夸张但是‘漂浮’和‘虚浮’,而并不脚踏实地。

    这样的功法在华夏祖地本身是不存在的!是没有的!

    但是茅山道术,金光神咒,以及这所谓的‘御雷神炎剑道’之类的功法,在华夏那边应该是存在的!

    御雷神炎,就是掌控雷霆、火焰的天罚力量的剑道!

    听起来很厉害。

    这应该是衍化雷霆火焰天罚的剑道杀机——这是御剑术吧?

    一剑飞出,惊雷炸开,剑光千里取敌人首级。”

    苏离说着,隐约已经触碰到了这东西的核心。

    御剑术。

    曾经让师父华秋道无比忌惮的手段,甚至忌惮这种东西被用来对付苏离,如今苏离却触碰到了。

    这样的道,若是真的在这个世界传播开来……

    苏离心中寒意滋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可怕,一旦传出,实在是太可怕了。

    但还好的是,这一方世界的修行者,多半都是各种杀道,天赋神通,分身法宝,本体元神,神胎造化之流。

    却并无多少剑道修行者。

    剑道修行者其实也有,比如说大周皇族、雷衍圣地的周无道,号称‘乌烟三瘴气’之一的无耻之徒,就是个剑修,同时也修行雷霆之道。

    另外一个,就是乌烟三瘴气的万剑云,来自于元磁圣地的万剑云,修行的也是剑道!

    而所谓的元磁,苏离高度怀疑就是祖雷神光之类的手段,这样的手段,只是被换了个名字,称之为‘元磁剑光’,这踏马难道不是‘祖雷神光’?

    而乌烟三瘴气的第三个就更直接了,龙魂雷炎龙诗云!修行的还是雷光遁龙诀!

    龙魂,雷炎,这不就青龙和御雷以及神炎吗?

    “这一批这三个,而且这性格明显就是羊癫疯一体系的……该不会真是御剑术体系的传承者吧?”

    “还是略懂皮毛?或者只是修行了基础?”

    苏离本能的摸了摸鼻子,整个人仿佛打开了一些全新的因果。

    随即,他将这些记录了下来。

    然后,他的本体于青帝宫中也拿出了那支造化笔,并在思索之后,拿笔画了一幅画。

    那一幅画,正是那万魂黑渊之中的显化出来的‘华太初’的那一幅画。

    基本上是无比完整的复刻,但是却也有一些不同。

    因为在画眼睛的时候,苏离是非常谨慎的。

    想了想,他画了一双很的平凡的眼睛。

    就是一双普通人的双眼,安静而惬意,自然而平淡。

    没有任何的悲哀与不幸,也没有任何的忧郁和黯然。

    那就是一个普通人所可以拥有的双眼,眼神并不明亮,也并没有特别的拥有神采。

    甚至眼中的光泽还略显黯淡。

    这般之后,这个人立刻就变得没有了神韵。

    苏离画完之后,魅儿本能的靠近了过来。

    “夫君,苏家那边如何了?”

    苏离的本体在这里一直没有出去,所以替身纸人分身那边显然事情应该是没办完。

    但是苏离忽然画画,这就让魅儿有些疑惑了。

    “那边的事情差不多快解决了,比较完美吧。”

    苏离柔声道。

    魅儿轻声道:“夫君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苏离道:“也不算,就是对于太初时代忽然多了一些兴趣。”

    魅儿闻言,讶然道:“太初时代?那的确是一个悲哀而喋血的时代。”

    苏离道:“哦?魅儿你对那个时代还有很深刻的印象么?”

    魅儿摇了摇头,道:“几乎没有太深的印象了,特别是两个世界的变化发展完全不同之后,那种过去就如同梦境在不断的溃散一样,肯定是要被逐渐的覆盖掉的。

    而后,比如说山河社稷图之中的世界如果变化得更完整更好的话,也是一定会再次覆盖的。

    这其中的原因便在于,完整的天道和人道,才一定会是正统。

    而这其中发生的一些因果,更加的完整,更加的人道。

    这其中,镜仙子也并没有利用类似于镜面世界无限的去随心所欲,而是真正的做到了文以载道。”

    魅儿柔声道。

    苏离道:“那……那其中那个小东西呢?”

    魅儿噗嗤一笑,道:“那个小可爱么?那也是夫君你的天魂之一啊,十大天魂组合起来,三魂七魄圆满,所以开局就是三魂七魄圆满,立刻就被盯上了哟。”

    苏离道:“我们创建的世界,也改变不了这样恶臭的开局么?”

    魅儿闻言,笑道:“没有办法,这就是复刻的现实世界,所有一切一样,那必定规则是一样的。

    只是要看具体变化如何——不过这样的开局,很难应对,到处都是杀局,而且这个‘云荒时代’,云就是云氏古族的传人,荒就是落霞荒山啊。

    落霞荒山出现的云氏古族的传人,第一个出现的,就是这个时代的命运锁定者,以及研究者。

    不好意思啊夫君,你是第一个出现在落霞荒山的。”

    “所以就该研究夫君你了。”

    “我便是可以通过画画来修补里面比较恶心的时间断层点,也改变不了里面自行运转、更新的实时刷新的规则啊,这个很是心累。

    说实话如果不是夫君你画的画,就这样的世界我都想直接一笔给它彻底叉掉,太气人了呢!

    特别是看到夫君被欺负,就恨不得将那些人都全部打入地狱之中,以消气!”

    魅儿有些唏嘘道。

    以魅儿的心性而言,其实是非常柔和大方的。

    能让她因为‘天魂’而生气,那都足以见得她是真的生气了。

    别说是魅儿,就是苏离见到那苏家用天魂结构打造双龙脉,一直在狂吸他苏离的命数——

    苏离知道这个真相都差点儿吐出一口老血。

    从来都是他敲诈别人,结果这会儿发现这样一个事实——自己一直在被苏家疯狂吸血,这踏马也心态破防了啊!

    苏离当时都差点气炸,这是一群混账犊子,这么狠事情都干得出来——通过复制天魂来狂吸命气就不说了,还将龙脉打造成他苏离的天魂结构,这踏马损到家了啊!

    苏离现在想起来都脸色颇为精彩。

    “夫君,你这是……也生气了?就是,这群人真就是太可恶了!”

    魅儿很是不满,很想画几道惊雷,炸死他们。

    但是她没有办法干涉。

    完整的规则也是苏离的壁画定下的,如果想要覆盖现实——那至少这壁画世界他们还能稍微掌控,还能修复壁画。

    可现实他们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甚至只能扎挣求存。

    是以,魅儿也是知晓轻重的,也就只能吐槽几句。

    这么温婉可人的魅儿,却也生气了,可见这些人确实就没干什么人事儿。

    要知道,当时风浅薇出言羞辱,那是当真恶心人之极,魅儿都不曾因此而生气……

    论心胸,魅儿是当之无愧的让苏离十分钦佩的。

    “唉,说起这事儿我这次才真的见识了什么叫超级无耻,具体说……”

    苏离抛开了系统的秘密,将他算计苏盘古、以及最终获取各种好处,然后却又发现那天魂双龙脉的问题。

    这些,他都提了一下。

    至于潜龙丹,苏离说的就是来自于华夏祖地的潜龙——这丹药魅儿也还是知道的。

    而且这丹药的确是有一定的掌控身心、灵魂的效果,实际上就是一种类似于‘九窍之心’的东西,吃下去就拥有了‘心眼’一般。

    所以,在听完这些之后,魅儿也是不由觉得非常有趣,同时也觉得,苏家的确是极其可恶。

    如这般情况,看样子在壁画之中也是一定有的。

    魅儿沉思道:“夫君,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这样的话,现在当务之急有两件事非常重要——而且一定是会发生的。”

    魅儿的话,让苏离神色凝重了几分,道:“魅儿,你说。”

    魅儿轻声道:“夫君,这炎祖王若是真的被削了,以姜家的底蕴而言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么苏盘古既然无法被他拿下,就一定会盯上另外一方。

    而目前最好打主意的必定是——镇魂殿。

    实际上,镇魂殿自从风止水死了之后,似乎一直没有真正的强大后台出现,这是不正常的。

    再加上镇魂殿之前死了一批,而另外的那位神秘强大的皇女风浅凌似乎也不知所踪。

    那风朝歌和风遥如今可以说是极其危险的。

    夫君若是觉得他们值得结交,不妨以特殊的身份出现,或者是将他们拉扯到某个道场之中,传递一份消息出去。

    至于夫君目前的情况,反而问题并不大。

    因为如果是在这样的仙家府邸之中,那定然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这件事,应该是可以让胡辰出面,建立一个壁画世界,进行交流。

    不过这样的话——也有一定的可能让胡辰有所牵引进来。”

    苏离道:“那我直接画一幅壁画,将他们召唤过来吧,这应该需要用到轮回体系,这个现在应该能办到吧?”

    魅儿道:“应该问题不大,不过这个你要询问华紫嫣,毕竟这并不是我管辖的事情。

    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夫君画的这个人,应该是和万魂黑渊以及其中的‘华太初’相关对吗?”

    苏离道:“对。”

    魅儿道:“那魅儿想说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华太初的问题,尽管记忆不多,但是华太初的因果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华太初是太初时代的悲哀。

    但是以时代为命名也证明了其伟大。

    一个伟大而悲哀的人就注定不可能是坏人。

    其可能是上一代的‘人皇’一般的存在吧,不是‘华秋道’师父的,那种,就是真正的上一代的‘人皇’级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最终可能就是宁可自己死了,也不会让那种极道在这样的世界出现。

    所以这万魂黑渊中,应该有一部分道统。

    而……

    夫君曾经的反向攻心手段,魅儿之所以中招,其实其中有一部分‘孤绝’的意境,是非常契合华太初的那种剑道意境的。

    而且夫君修行的时候,清霜剑一直在寻找其剑主,夫君莫非忘记了吗?

    后来,清霜剑还是找到了夫君你的身上,因为她在你的身上察觉到了‘孤绝剑意’。

    孤绝剑意是什么?

    这一股剑意魅儿的印象还是有些深刻的。

    这就是华太初的御剑术其中的一种剑意,是非常可怕的剑意。

    这种剑意一旦杀出。

    剑意穿透而过的区域,全部陷入孤绝的氛围之中,难以自拔。

    这不是镇魂的攻击,也不是心神的攻击,而就是一种意境笼罩。

    一旦这意境出现,修行者被影响不是刹那,而是足足几个呼吸甚至几十个呼吸挣脱不出来。

    就是说,这种剑意一出,别人就傻了,站在那里不动了。

    这种情况,夫君想一想,这修行者还有活路?

    连防御都不会祭出,甚至是杀招杀到一半就自行溃散了。

    别说是心神防御,就连神魂防御等等都没有,完全就是呈现出一种被孤绝意境影响的状态。

    所以——对付这样的剑意,那些存在一直在研究,最终研究出了好几种勉强凑合的方法。

    什么《冰肌玉骨玄元功》,什么《专气致柔》,什么《修罗斩魂道》。

    这都是应对之法。

    为什么呢?

    因为一旦有七情六欲,就一定会被这样的剑道意境影响。

    有了这样的影响,就不用比了。

    可以说,一个普通人,只要用这样的剑意,配合一柄法宝之类的剑,就可以直接摧动,将一名神灵给杀死。

    而被孤绝剑意杀死的神灵,身体完整,但是神魂死了。

    身上找不到伤痕,神魂有一道被剑意洞穿的血痕,除此之外,其余什么都在。

    但是无论如何都活不了。

    就是比死穿还诡异。

    而这样的情况,当时是无论如何研究都没有答案的。

    这也是我记忆深刻的唯一情况。

    而斩了七情六欲之后会好一些吗?

    大概也就是从发呆一百个呼吸以上,变成发呆一百个呼吸以下。

    哪怕是什么王,被这样的剑意影响,也会呆滞至少三个呼吸。

    王级的存在……

    呆滞三个呼吸,夫君想想那还打什么?

    结局几乎不用想!

    这样的道肯定是要被研究的,但是没有人能修行得出来——夫君当时在装废物的时候,那时候这种孤绝的意境,直接就让魅儿破防了。

    忽然之间,魅儿就觉得,夫君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所以为什么要去伤害呢?

    人这一辈子,找一个好点的夫君真的不容易。

    既然夫君也是如华太初一般的人物,那为什么不好好的去珍惜呢?

    太初时代已经对不起华太初了。

    那么云荒时代也要对不起这样一尊人皇吗?

    魅儿无能,但是却愿意做一些弥补,也愿意去付出那样一份爱,为夫君也为这个世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魅儿的声音很柔。

    这时候的这一席话,也很是令人唏嘘。

    苏离也因为这一席话,隐约已经知道了那华太初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人将御剑术修行出了孤绝剑意。

    这绝对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

    但凡能潇洒快意,谁会孤绝悲哀?

    但凡能笑,谁愿意去痛苦去落寞去悲伤去难过?

    苏离沉默了好一会儿,道:“我在接触姜炎的因果的时候,就已经了解到了一些事情。而且这姜炎,对魅儿你极其有想法,所以我对其也是不会放过的。

    当时,我也有卜卦计算过,目前风遥和风朝歌暂时无碍。

    不过我这件事,多半还是要和胡辰、苏忘尘商议一番。

    至于那替身纸人分身,让他在那万魂黑渊里转转就好了,无大碍。

    那地方,比之曾经的那个玄幻世界里的地狱都还不如,全部都是阴气,是那种邪异的、充满怨念的极道隐含阴尸阴气,完全死克。

    就这样将他丢里面,一两天去看,基本就已经完全搞定了。”

    苏离说道。

    说着,他默默的拉过魅儿的手,将魅儿拉入怀中。

    这样的魅儿,如何让人不爱呢?

    “夫君,魅儿真的很幸福。”

    魅儿柔声道。

    苏离明白她所说的意思,为现在的苏离的能力而骄傲自豪,也为当初的选择而骄傲自豪,同时,也觉得幸福。

    苏离语气更加温柔:“这话,应该是我来说。”

    随后,苏离又和魅儿说了一些话。

    至于姜炎之流,魅儿是根本不在意的——对她有想法的多了去,不多姜炎一个,也不差姜炎一个。

    至于原因,毫无疑问是特殊的天狐王体质问题。

    是的,如果将魅儿镇压,提取命格的话,也是同样可以获取皇气、命数的。

    不仅仅是魅儿是玉狐一脉的皇血体质,更因为,魅儿如今蕴含着女娲的因果。

    这何止已经是皇命命格?

    这敢出去,立刻就要遭到镇压。

    关键是,魅儿既然知道,她还出去做什么?

    她在这里帮苏离掌控山河社稷图小世界蜕变,难道不够吗?

    就这她都有些心力交瘁,怕办不好呢,还出去凑什么热闹不成?

    是那些人有苏离帅,还是那些人说的话比苏离的话好听?

    说实话——魅儿并不喜欢外面的世界,以及外面绝大部分的修行者。

    甚至,厌恶。

    但也有一些印象还算不错,如风朝歌风遥风浅薇之流。

    如阙德夏心宁之流。

    以及包括天机阁的不少人,魅儿的印象其实很不错。

    不过眼下,既然没有牵连,就不要再去牵连了。

    毕竟魅儿也很清楚,她如今牵引的因果,吸引了太多的注意,只要敢出去,那么绝对回不来了。

    夫君苏离虽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但是对于魅儿而言,在这里恰恰反而是最大的自由。

    更有趣的是,看着夫君的十大天魂汇聚成为‘小苏离’,有时候,魅儿都很想去逗逗那个小家伙。

    但考虑到规则牵引,她还是没这么做。

    而‘小家伙’、‘小东西’的称呼,实际上和‘小宝宝’之类的称呼差不多,其实也是一种昵称。

    也是魅儿这么称呼,苏离有时候看了看里面那‘蠢得让他吐血’的‘小苏离’的表现,也只能说一声——这小东西活该之类的话。

    那时候,魅儿都会忍不住瞪他:那就是你,而且身在局中,你现在在这里指点,乃是人皇的地位,你得有人皇的样子!

    这时候,苏离就不得不拿出人皇的架子来,然后拿出伏羲琴,抚琴几声。

    其实他是不想装逼的。

    但是奈何魅儿不允许啊!

    所以他抚琴的时候,顺便直接给予一道心灵示警——心灵示警是什么?

    就是神秘惊雷,如午夜惊魂。

    只有午夜惊魂的这种感触,才会有反思的余地。

    没办法,这是他唯一可以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可以做的事情。

    不然他强行干预,影响世界发展,那下面的山河社稷图里的世界会扭曲发展,最终没有办法覆盖过去的现实,终究还是会分崩离析。

    覆盖不了过去的小世界,终究无法被正道认可。

    这里的正道,就是正统、代表了唯一的统治阶层。

    而往往劈出惊雷之后,苏离就不得看看皇极经书里的过去和其对应的将来会发生一些什么。

    所以偶尔会有‘哗哗哗’的翻书的声音伴随呈现。

    这些苏离没有注意,但是终归还是会有存在注意的。

    过去发生的很多事情苏离已经不去记忆了,而只是记载在了《皇极经世书》上。

    只有放下过去,才能面对将来。

    这是苏离需要走的道,就如同射线——有见过射线拖着过去的轨迹到处跑的吗?

    那么那还是射线吗?

    当然,仅仅只是射线,也远远不能诠释苏离的道。

    但,活在当下,就是活在现实,其中并不蕴含过去。

    放下过去,才能活在当下。而活在了当下,才是活在现实。

    苏离和魅儿说了会儿话之后,神识感应到在万魂黑渊之中的替身纸人苏离,此时已经离开了比划区域,进入了无尽的万魂幽魔区域里去了。

    这时候,苏离也就不再关注那边,反而和魅儿亲近了一会儿之后,直接来到了函谷关道场之外。

    在这里,苏离也不含糊,直接施展类似于招魂一般的道行道:“苏忘尘,归来!胡辰,归来!”

    苏离这就是动用真正的主权——主,以及权!

    这就是类似叫魂的方法。

    苏忘尘的身影陡然显化,还赤着身体,整个人的兴奋还写在脸上!

    胡辰的情况,竟是这差不多???

    所以这两货是在做什么了?

    苏离的脸上的肌肉顿时僵住了,表情也精彩了几分。

    苏忘尘不动声色的穿上了一套儒雅的白袍,骚包的一批。

    而胡辰,则是逍遥自在,不以为意的慢吞吞的穿上了一身青色道袍,看起来像是个得道的道士。

    只是,这两货——

    苏离道:“你们真是闲得慌,这青天白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竟是干这事儿?”

    苏忘尘淡淡道:“就刚刚准备尽兴一番,结果还没上阵呢,你就给我召唤这儿来了,我特么就这么没牌面么?让我干完再来不行么?两个时辰就够了!”

    胡辰道:“我不够,我得三个时辰!”

    苏离:“……”

    苏离莫名的感觉膝盖中了一箭。

    苏离有些不想说话。

    他正色道:“给你们看一场戏。”

    苏离抬手,衍化出之前历经的一幕,同时,他也懒得细节展现,直接以天机混沌天机玲珑衍化了全部的因果,这样,两人就可以快速接纳这样的信息。

    “我艹!混账东西!”

    苏忘尘差点儿跳脚,随即他脸色不由一黑,道:“我踏马之前莫名被逆命了,该不会是被复制了一次吧?”

    苏离道:“看你这情况,多半差不多。”

    苏忘尘道:“不朽浅蓝呢?我也是半个主人啊,我也是苏离啊,怎么——”

    苏离道:“醒醒,这会儿你就是苏离了?你和姜鸾快活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是我呢?”

    苏忘尘:“……”

    苏忘尘道:“你是曹操属性么?这也惦记?你看我就没惦记你的女人,我这人品多好!”

    胡辰道:“你得了吧,你敢吗?削不死你!”

    苏忘尘:“……”

    苏忘尘道:“不是,这情况踏马的让人心慌啊,这是哪个缺德的玩意儿想出来的手段,模仿灵魂打造龙脉?吐了,比我们的手段还恶心啊!”

    胡辰道:“苏离你别看我,这事情绝不是我做的!我现在怀疑我也被这么弄了!难怪我一直被削,一直到处跳,到处逃跑!要是这样,根源被锁了往哪里跳?!

    苏离你这一下是搞到大家伙了,我得想办法回过去将这规则抹了,不然这么做永无出头之日!”

    苏离道:“估计抹不掉,一来回六万年前绝对没用!二来回十万年前岁月太长,变化太大,而且即便是当时抹掉了,也会被天道逮住。

    然后反而暴露更多秘密,得不偿失!

    我甚至怀疑可能就是你回去抹除这东西反而暴露了,以至于这手段呈现了出来!”

    苏忘尘:“很有道理!”

    胡辰:“……”

    胡辰黑着脸道:“我说,你们两个,特么还能这么栽赃的啊?那我还真就不回十万年前去搞这个,那你怎么赖我头上?”

    苏离道:“根据大命运术的因果定论,倒果为因等手段非常常见,而这种事情,是一定不能回过去抹除的,只怕是会越搞越大!

    而且,每一个时代都有,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归墟时代就是研究归墟的时代。

    你怎么弄?

    十万年前就有了,归墟时代之前就有了!

    你还能跨越归墟回更早去?

    没用的!

    这一手非常毒辣,这不是普通人能搞出来的。

    这必定是对玄术、风水相术、灵魂之类的手段有极其深刻研究的存在才能搞出来的手段。

    而如果天魂的结构能用龙脉搞出来,那龙脉也搞加入天魂之中!

    你们在想想三清之鬼之类的存在是什么存在?

    现在有眉目了吗?

    这因果更大更深,现在要做的就是——装作不知道这些,然后将我们自己被‘封锁’复制的‘龙脉’给断掉就可以了。

    其实这事情,在当初‘洗祖骨’的时候,就该有一定的判断的,可惜那时候能力太差了,根本不可能窥视到这样的因果。

    这就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苏离语气沉重。

    胡辰道:“我的心眼都没有发现这些——可怕的是,这天脉吸命之法,别把我的心眼道统给吸出来了复制了,那就真踏马完犊子了。”

    苏离道:“所以我说,你可能时时刻刻处在致命的状态!

    不仅是你,现在拥有皇命的,怕是都不会好过。

    好在你苏忘尘明面上有不朽浅蓝守护,而胡辰你有什么?你特么什么都没有,光杆司令一个,你天衍族的老祖都没见过露脸的。

    你目前就是天衍族的支柱……

    说起来你们那边也是虚空的很,根本不堪一击。”

    胡辰:“老铁你这话虽是真话,但是太扎心了点吧?我的实力,杀金袍王虽然难,但是不是杀不了啊!你见过我杀冥皓了吗?秒杀好吧?冥皓是什么存在?那也是灰袍白袍一流的存在啊!

    我很差吗?我说我很差吗?那我走?”

    苏离:“……”

    苏忘尘:“……”

    这时候,两人才意识到,胡辰并不是和他们一个战力体系,胡辰的实力是逼近蓝袍紫袍的。

    实力还是很强很强的。

    他在这里的身份,充其量就是下界本体,类似于林天炎。

    真正的身份就是对应的蓝袍紫袍级,算是准王级,或者是伪王级。

    这实力的确已经不差了。

    这么一想,苏离还是意识到,自己又被‘惯性思维’给坑了。

    虽然是和自己人交流,但是这惯性思维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苏离沉声道:“反正,你实力不差也依然要注意,要说这个,我还刚差点儿削死那炎祖王呢!这贱货竟然又逃掉了。”

    胡辰道:“我说了这货不好杀,你看我杀冥皓跟杀鸡似的。不是说,那些蓝袍在我眼里同样如小鸡崽儿一样,要杀之其都毫无还手之力。

    这战力是很强的了,但是那炎祖王,我杀了他两次都没杀死。

    第三次我没动手——我要是再杀不死他,下次我就会死在他手中了。

    这是惯例,也是潜移默化的规则,而且还是我华夏那边默认的规则,这个,你们懂的。”

    苏离道:“虽然我这边是苏盘古出手,但严格算来就是我出的手,是被大命运术判定的我动的手。

    苏盘古毕竟也是被我控制的。

    但我也没能弄死他。

    他脑袋里非常的金桥,倒是很像是太极图的金桥,这是什么情况?

    其背后的师尊是谁?”

    胡辰道:“不知,若是知晓这些,他或许已经死了。”

    苏离道:“那——两万年前,华太初的因果,你知晓多少?”

    胡辰道:“我搜索了此人所有的信息,了解也不比魅儿知道的多,就知道他的御剑术厉害的一批。

    这么说吧,他杀王,就如同我杀灰袍一样,秒杀。

    所以没有往容得下他。

    但他也不会轻易出手。

    好像是因为感情。

    背叛还是什么吧,不清楚,也不至于背叛,因为他本身就很厉害。

    而且没有人对付得了他,但是他好像是自己把自己杀死了。

    同时在自己的剑道之中留下了一封遗书,其中有御剑术的传承!”

    苏离闻言,顿时脸一黑,道:“你妹啊——你曾经一次次的写遗书,你踏马是试探我的孤绝意境,想引出御剑术传承?”

    胡辰嘿嘿一笑道:“其实也不是,毕竟六万年前我们比过剑道不是吗?”

    苏离道:“华太初什么情况?你知道多少,说说看。”

    胡辰道:“真的很少很少,我说的几乎都是全部,唯一知晓的就是孤绝剑意。

    因为那一次他出手过,孤绝剑意一出,一方世界全部陷入孤绝剑意意境之中,世界的运转都停止了足足十三秒!

    十三秒之后,华太初人消失了,他要杀的人早死得不能再死了。

    具体是谁死了,也不知道。

    那之后,就没人见过他。

    但是有一天,天降血雨,各种奇怪的剑意气氛汇聚。

    有人说,华夏祖地一尊王死了。

    也有消息说,他施展御剑术将他自己杀死了。

    那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

    至于他和谁的关系好——和他关系好的,据我所知,唯有华老哥。

    但是那时候华老哥并没有过来啊。

    那时候华老哥还在华夏那边呢。

    哦对了,华太初出身蜀山,好像是和师妹师姐闹翻了,他小师妹和大师姐,和他乃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感情极好。

    但是他小师妹和大师姐都莫名的死了。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了。”

    胡辰说着,又道:“你以为我修炼心眼是一时的想法?而是思考了很久的,我想拿到御剑术,杀王,以及真正的主宰这一方世界,而不是一直被这么压迫,奔波逃命。”

    苏离道:“华太初如此强大,却为何彻底自杀而不是自斩?你想过没有?可能他发现了非常绝望的事实!这事实让他也无法接受,只能彻底放弃。”

    胡辰道:“那有什么办法呢?总归要去窥视这个事实,才可以作出决定。

    毕竟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想法,他不是我,我也不是他。

    他有些优柔寡断,但是我整体其实是有些薄情寡恩的,我应该会更冷静更无情一些……吧?”

    胡辰说到这里,也不确定了。

    “你薄情寡恩个屁,我们都是多情之人,只是你装得像那么回事,我没装,而苏忘尘就纯粹是彻底放飞自我而已。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们说到底曾经是同一个人,你觉得能改多少?”

    苏离淡淡道。

    胡辰沉默,叹道:“那也无法,所以我想拿到那一封遗书,或许其中不会讲述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也一定会有一些禁忌秘密。

    有些因果不能触碰,但是华太初的这份,不会有囚笼,他是一个仁义剑道君子,所以会在相关的因果之中全部斩断,不会因为他自身而给别人带去什么隐患。”

    说着,胡辰又道:“所以,你份因果你可以不强求,但是遇到了也不用避讳。

    这和别的不同的。

    和华老哥差不多,相关的直接接触就可以了。

    所以也不要以对待这个世界的方式对待‘我们的人’,这样是不对的。

    这一点,你反而过于谨慎。

    过于谨慎,也是一种套。

    所以你要多开心眼,不然惯性的反噬会逐渐加强,你恐怕难以把握住。这道是好道,但是需要强大的道心驾驭,你目前也很难驾驭。”

    胡辰说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这也的确是一个无比重要的问题。

    苏离点头,默认道:“的确如此,所以我也时时刻刻在反省。

    这类似的话,魅儿也提及过。

    既然如此,你的心眼之法,我也会顺便好好参悟一下,同时我会再次和天魂尝试着同步一下。

    毕竟在这方面,他走在了前面。”

    胡辰摇头,道:“我建议别同步了,苏叶那边因为和我们是不同的——我们是三位一体,但是也是独立的三命运。

    但是苏叶那边是完全独立的。

    所以宁可把那一道天魂放到死,没必要的情况下,不要同步。

    再者——即便是真的很关键,若不是生死存亡,这天魂就当其不存在。

    这样才会有更多的底蕴。

    不然用一个就真的少一个。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就像是出去p,一次两次没事,但是被抓却是迟早的。

    你看我……我分身我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但是我知道,我能安稳的活着,获得或少有明面或者暗面上的隐形帮助。”

    苏离沉吟了半晌,道:“嗯,这次你提的建议都非常好——原本我以为你这么浪,还和吕依依好上了,会食髓知味,沉迷其中而无法自拔,结果想不到你反而有所精进。”

    苏忘尘道:“其实合道的确会让人进步。”

    提起这个,胡辰似乎也很是兴奋,道:“嘿嘿,合道之后我才发现,吕依依实在是深不可测,我当真是鞭长莫及啊!”

    苏离不屑道:“短就直说呗!”

    苏忘尘道:“我刚想说——说到底就是短小辰。”

    胡辰:“……”

    胡辰黑着脸道:“你们真是一群不当礽子的玩意。”

    苏离道:“那风遥那边呢?什么情况?”

    胡辰道:“风遥那边目前没事,我有了解。不过你可以通过九凤去传下信息,九凤现在不是跟着你吗,一直在梧桐树上。她其实还是想出去的,这跳脱之心,束缚不住的。

    只不过因为心灰意冷而没有说罢了。

    不过,她对你还是很不错的了,别忽略了她。”

    苏离沉吟道:“我能看出她的失落。

    而且,诸葛浅韵接手天机阁之后,并不怎么管事,整体来说,天机阁好像也没有变差。

    所以她对于她自己的存在,有了一些怀疑。

    我也懒得说,她自己走不出来,我能如何呢?

    这种事情,往往还是要自己走出来才行啊。”

    胡辰道:“相信我,你去说几句她就开心了。不行的话,你去跳个霹雳雷光鬼畜舞蹈,她保证就开心了。

    她出去之后,苏太清和苏幕生一群人才可以更好的成长啊。

    这两个,和你什么关系,你不会心里没数吧?

    在华氏古族祖地,这两个复刻的就是你的底蕴——这其实在当时可能就是一种暗示了。

    不过我们都没有发现,只能说……很可惜。”

    苏离道:“没什么可惜的——能力不够触碰到了也是死路一条。

    那时候知道了天魂龙脉的问题,你敢去触碰?

    弄不死你啊!

    还是欠缺毒打?”

    胡辰讪笑一声道:“我那时候和这时候的实力差距不大的。”

    苏离道:“所以那时候你没发现?说到底还是你废啊。”

    胡辰:“……”

    胡辰道:“风遥那边,让九凤早点儿去办——九凤修行涅槃之道,只要被杀,实力就会暴涨,不用太担心。有了我们轮回体系的因果,她不会轻易的被杀死。

    被杀死了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完全可以回来继续蜕变,这是她选择的方式。

    不死火凤之道——你可以去找她了!”